抓著耳朵,清清脆脆「啵」一聲,洞就穿好了。

  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總是特別不真實的。
  尤其對一向想太多的我而言。

  雖然早就知道總有一天會去穿的,那些美麗而沒有改成夾式的
耳環都在抽屜裡早就沒有當初買來的小紙封裝著,卻遲遲沒有決定
日期和形式:哪個日子、跟誰、二十歲以前或以後、下一輩子會不
會繼續當女生....。

  只是很突然的就被拉著手走了,對急著想變美、想被愛的她來
說,是個動作而已吧;對我,卻是不太有心理準備--
  「啵!」

  好吧,沒關係,這個日子可以,它剛好是我思緒極不清晰的少
數日子之一。
  讓它去。

  (從前儵、忽想要幫渾沌開七竅,他們慢慢的、每天鑿一竅,
等到七竅開好了,渾沌就死了。)

  「啵。」

  渾沌呀,你能夠,一直活在我心裡面嗎?


  你們都知道我是很形式的一個人;無論剪髮抽菸旅行飲酒,這
麼突然真的有點悵悵惘惘的呢。

  熱熱的,可能有點發炎吧?
  一定會發炎的吧?

  反正就已經這樣了,讓它去。


--
那時候,是聖誕夜呢....

高高興興的踩著細菌人拖鞋在寢室來回走著
這是我,盡量不要去想它的方法。

創作者介紹

左於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