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19,詩的大逃殺,
在牯嶺街,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那個。


捷運中正紀念堂二號出口,南海路接牯嶺街。

我不管我就是要用今天敘事句。
但是有那麼點時間差就是無法下筆呢

約在中正紀念堂五號出口的下著大雨的台北是一片艷紅,
倒扁人潮。
這樣的血色流質總讓我聯想起閃靈樂團的冥河和祖靈之流,
雖然他們是全然的台獨樂團。

南海藝廊,神秘又像正招著手的一個魅惑空洞。
或許你不知道岩井俊二燕尾蝶裡那個甜婉聲音的固力果
你一定要知道這首歌,南海姑娘。

穿著一件紅色的紗籠,紅得像她嘴上的檳榔....



中間活動就不多說了,假裝文藝青年或不是的沒有人想聽吧。
總之免錢披薩、炸雞、啤酒。

值得一提的參與了一場出櫃,陳克華見證
雖然爸爸媽媽不會接受的,但是也很幸福非關世俗的
這就是愛情或許。
人家的幸福,一定。
(而這是台北這裡有文化刺激我還是嚇到了早點適應啊孩子。)

那就介紹二樓,活動場地。
很舒服,小小的空間有小舞台、鋼琴、吧台、粉紫色的沙發,
入口木作隨性,
房間側邊工作室一樣堆滿完成未完成的作品,
書櫃上話劇道具似的,亮晶晶



認識了一些人,後來回到公館之後,跟新朋友去台一吃冰。
還不錯,頗大碗不會太甜

台北,是個連高二生都可以十一點後回家的地方....

全站熱搜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