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07231.jpg


親愛的δ:

  車內很亮,反射得窗景一直很模糊,除了黑暗的田、那些金黃色的華燈也看不
見,軌道竄入地下之前,我貪婪的珍視著窗外有景的時光,就像我總是太過強求的
性格。

  很久了,這種留存遺憾的時日歲月,關於我們。親愛的δ,儘管我們沒有明說,
但我們確實是一直在離開彼此的啊。或許是巧合,打開收音機還是從老鷹合唱團經
典的guitar solo開始聽──雖然我知道你不聽搖滾樂的,只有我單獨在感受甚至感
受過度;行進太快了,所有的調頻都顯得嘈雜而干擾,生活在每個日子當中,我知
道,是我一直自私任性自由自在地選擇著我的。

  因為不再一起生活,所以偶爾的見了面也不知道說什麼,你也知道我總是少話
而且看似不在乎的人,失卻習慣之後,還是我在過份的保守著默契。

  調頻一直在變,我無法知你。

  不可理喻啊,例如努力的想要不再在意你或者未曾努力的能夠在你身邊。
  這些都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我知道彼此的無法在乎。而車子總是在不同的地方停止。

  不可理喻的是我。
  還是不可理喻的對你有……

  過好。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