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

  三十一度的室內高溫讓人什麼也不想說。

  我也期末考著如你一樣呢,
  不過當下我選擇忽視,忽視那些瘴癘蟲害窒熱,

  至少現下我擁有不美好中的最美好。
  我不再感到悲傷。


  否認期、試探期、磋商期一股腦的過了,
  終於走到這一步我最不樂見的階段。

  對你,我開始感到厭惡。真真是我所不願的呀……
  畢竟連要對你溫柔到偶爾有些膩煩的責任都不曾自知過。

  你知道的,我寧願用折磨自己的心性來保持對你美好純粹的記憶。


  若我們的過往在毀壞中那麼我寧願痛苦我。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