搓了搓頭髮,軟軟溼溼的還蘸著水
香香的蜷曲在沙發上打著電腦,
要開學囉?這種感覺我真不是很喜歡。

剛剛讓我妹載出去兜風。
她要買清心我也是

其實我真的不喜歡給她載,但是我載她她會吱吱叫

不喜歡呀。
不喜歡她一手講電話一手騎車
不喜歡她騎一騎還站起來拉褲管
不喜歡她在路邊線上騎超慢

討厭討厭,都會有陰影
現在坐後座不管怎麼跟前面聊天
速度快也假裝不在乎其實手抓後面抓得緊緊的
過彎也是,很恐怖

所以我不喜歡給人家載。
裝作相信駕駛跟相信駕駛的差別,唉唉。



好,進入第二部份。

--
楊過聽了良久,不禁低聲吟和:「瞻彼淇奧,綠竹猗猗……」只吟得兩句,突然簫聲斷絕。
楊過一怔,暗悔唐突:「她吹簫是自舒其意,我出聲低吟,顯得明白了她的心思,那可太也無禮了。」

次日清晨,那少女送早飯進來,只見楊過臉上戴了人皮面具,不禁一呆,
笑道:「你怎麼也戴這東西了?」楊過道:「這是你送給我的啊,你不肯顯露本來面目,我也就戴個面具。」
那少女淡淡的道:「那也很好。」說了這句話後,放下早飯,轉身出去,這天一直就沒再跟他說話。

  楊過惴惴不安,生怕得罪了她,想要說幾句話陪罪,她在室中卻始終沒再停留。
到得晚間,那少女待楊過吃完了飯,進室來收拾碗筷,正要出去,
楊過道: 「姊姊,你的簫吹得真好聽,再吹一曲,好不好?」

  那少女微一沉吟,道:「好的。」出室去取了玉簫,坐在楊過床前,幽幽吹了起來。
這次吹的是一曲「迎仙客」,乃賓主酬答之樂,曲調也如是雍容揖讓,肅接大賓。楊過心想:
「原來你在簫聲之中也帶了面具,不肯透露心曲。」
--

楊過好聰明。
或者說程英好淒?
金庸小說我最討厭的還不是張無忌,是楊過。
嘖嘖。

但是如果比楊過笨就慘囉~
所以我也很討厭郭靖
(怎麼今天是討厭大會嗎)

一定要選的話就選令狐沖吧
不那麼外貌協會一點的話袁承志也不錯但是他喜歡溫青青扣分



我想唱歌。




創作者介紹

左於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una
  • 我來了
    你妹有駕照喔
    如果是我應該不敢給他載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