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頭雨下得混亂,我不知道,在這樣的日子裡,除了季節更迭以
外,還有什麼更值得大書特書。

  離鄉背井是很隱晦得無可奈何,什麼感情都不能大聲喧嘩。卻又
本能的絮聒著,像是窗外一下不停的雨。思緒紛雜就算吐露給大地吧
,仍是陰暗潮濕無法放晴。當年的我是不言語的,陣雨太陽;而現在
我只能歸咎給陰天,和不見天日的捷運新店線。如果再錯置一些,譬
如北國之春,會不會好一些?給你選,在卵中生活或在想像中生活?
倫敦的濃霧巴黎的雨北海道雪,旅行中任何人都可以肆無忌憚的憂鬱
呢。

  談話是散文寂寞的凝視是詩。

  城市雜亂堆積,沒有木製陽台床不大閉上眼睛就睡著,我們總是
沒有辦法安靜的思考一下,我們心目中台北的印象從來就不是生活。
我想台北不適於成長,就算有植物,也劃定了地方。

  而學生餐廳的櫃檯突然給了一種清朗--太強的空調。所以我就
搖搖晃晃的站在那裡想。

  眼睛沒有焦距望著牆面,老闆娘拿著紙碗問我,要不要加飯?不
想被打斷還是默默的搖了搖頭,她還是把小半杓的飯丟入我的碗裡,
然後我忽然發現,飯是一種東西好蓬鬆。轉向看著小小的鍋子,滾著
的湯汁和高麗菜、蛋汁和雞肉、柴魚醬油,倒進碗裡,我似乎可以看
到它們填滿飯粒的空隙。

  如果打破蛋流出蛋白該多好。

  我蹦跳的走出餐廳,思考的時間,終究太短啦。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