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忙今天,忙得只能在圖書館寫日記。
天氣好好。

也許我不會再責怪把天氣當問候語的那些人了,
畢竟台北雲不會大塊的凝白、天也不直接一點就深深的深藍。

今天早上是沒有存在感的期中考呢。
雖說如此,昨天的睡眠時間還是很奇怪

晚上八點到十一點,三點到六點。

然後還有社團海報的事情
真忙,呼

培養點積極度吧我。

題外話,有個打工,補習班,錢少少的假日班,
不過還是去接吧?
我想要夢,給我夢。
讓我遼闊。

回到海報,
整個中午和印刷廠周旋失敗,我交件太晚,下次改進哈哈
所以剛剛到總圖樓下要印海報,
偏偏負責印海報的人不在,要我等到三點半。

樓上就是圖書館,圖書館涼、圖書館有書。
縱使外頭陽光正好。

總圖太大,人文書區總是些遺留下來的舊書,
它們沒被借走,有種被遺棄的幽怨
更可憐的是,懶於斡旋,我也沒有借它們。

忽然,我以為我看見你。

我好想好想迎上去。
yeah, I miss you.

然後我想到了他,和他,和他。
我會怎麼做?

圖書館架子上有些書已經好舊了,
紅紙包覆著書背、簽字筆寫上書名。
除了這一點,它們沒有什麼不同

我要上四樓了,藝術多媒體區。

有點感傷。
走在偌大的建築物裡,
那真的是太大了,大到也許我都不得不承認,
我不再是圖書館女孩了。

張曼娟說海水正藍而
我想要,在這個只有我自己的城市,晃一晃。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