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開她的時候,她正胡亂地把花花綠綠的貼身衣物塞進行李箱裡。
  我想向她說一些什麼,但我辦不到。
  故事的開頭總是了無新意,可悲的是,我們無從懷疑它的真實性。

**

  我寧願相信這是最後一次,當她拎著大大小小的行李、提袋、包裹,好無情卻偏
偏要回過頭來看著我。她臨走前,還是決定要刺傷我來宣示我對她是多麼的不重要。
再冷的眼神,終究是眼神;何況她現在的眼神無比堅強得令人開心。

  好讓她自己說服自己我對她是多麼的不重要。


  然後候鳥似的,每一季每一季回到我這裡來。拎著大包小包滿面笑容的出現,就
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就像她第一次在我門口出現那樣。

  她甚至不讓我提一個塑膠袋、甚至沒辦法讓我從她口中套出:
  「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因為我幾乎要問出:

  「妳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縱使她是一個不喜歡「妳」字的女孩。縱使這件事我知道但我從來沒有提過。


  還記得那是某個接近夏天的下午,我們穿越鑲有瓷燒和九重葛的巷子,爬上公寓
的第三層,我輕輕的把門推開。
  然後她轟的一聲把行李袋放下來。

  「很重耶!」她說。
  「我要幫你提你又說不要。」我無奈道。
  「不要咧~你知道嗎,這裡面裝的,是聖地牙哥的海喔!」

  我沒有回應她,因為她口中一切瘋狂的事都有可能是真的。

  就像她沒有說理由就跑來我的房間說要借住,我也不置可否的收留了她的水藍色
長裙、草帽、楔型涼鞋,還有一大包的不知名的物體。
  畢竟在她一直不置可否的接納我瑣細的要求以後,我的堅持說不過去。

  又或者,這是人格問題。

  她追求一樣事物的時候無比認真,仔細觀察才會發現所有磁力線都暗潮洶湧的指
過去。
  然而我進她退、我退她追,我們不會改變什麼重力場所以,無傷大雅這些。
  但沒得說,如果她是一塊S極磁鐵,那麼我是一塊S極磁鐵。
  我們不需要了解彼此,我們是一塊的。

  同性相斥或物以類聚?
  後者吧,因為她倒在我的床邊睡著了,鞋子都沒脫。

  她及肩的髮絲凌亂的壓在背包上,位置很小她的身體蜷成一團,呼吸很勻但伴隨
著隨時有小蟲來擾動般的焦躁不安心理的睡法。

  所以我決定把她抱上床。
  別誤會了,我們之間只有可不可以沒有對不對。
  所以我們不會。


  到很久很久以後才知道,這個對不對,我們大家都不敢說出口。


  她的腰很軟很曲,手臂也是,當她醒過來並且把手勾上我的脖子。

  「吻我。」

  「.....」
  「好啊。」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lazysky
  • 這篇發文的時間好健康<br />
    <br />
    不要富堅化阿
  • alodebraa
  • 我喜歡<br />
    繼續寫吧<br />
  • BOB
  • 拖稿了(鞭)
  • patbird
  • 噢,富奸了 Orz
  • f1r3e7d8
  • 我很期待!!!
  • sneelin
  • 今天會寫一篇吧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