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騎腳踏車或是走路是個難題,
毛細似向上浸濕的褲管或一隻手要扭斷路和腳踏車龍頭
都不是好現象。

星期一回台北以後,就一直是這樣濕濕冷冷的陰雨天氣,
況且還是傾盆大雨的濕、刺寒的冷。

你也知道,我最討厭下雨的
但偏偏,趕著上課的路上杜鵑花還是豔得那麼是非不分。

在台大,總有一種氛圍難以言說
就是那個光環、那個標籤。
走在校園往往有種不能盡情書寫的侷促,
這裡是台大,
是簡媜和邱妙津都寫過的台大、
是有椰林大道和醉月湖,建築物很古老的那個台大
它不是我鍾愛的獨特的書寫材料。

只有在宿舍,會覺得自己是個大學生悠閒而當代報導似的
反之是一個台大生,褚色磚紅。

而在雨天的壓抑下我們都不喜於抬頭,
椰樹於是在我們視線的上界隱沒
只有那些杜鵑仍然在灰裡懨懨的掛著桃紅粉紅粉白的顏色
濕的,融化得更大片更遠更美。

雖然說韶光倏忽,年華易逝
但是想揮霍就揮霍吧,
想像中的青春沒那麼美好只不過是像這樣下著雨的瑩盈辰光

反正也沒有其他更好的事可以做了;除了,與你蹉跎。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