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阿里山,暈車,有風,霧很白
喝到了貨真價實的台灣咖啡,幸福
阿拉比卡咖啡豆,虹吸式沖泡。

先喝黑咖啡,
很久沒喝自從我指考完就沒有喝了。
苦味。
苦的好我討厭酸咖啡。
再加糖,糖的甜味蓋過了苦味於是酸味竄升上來。
The Verve原曲,綠洲合唱團翻唱,
bittersweet symphony。
有門路才到得了的鄒築園,我的座位背後是冷冽冒著氣泡的池塘
池塘裡面有魚,灰灰的魚。

我忽然覺得,有點兒討厭。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