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好不好笑的新詩
--

這個筍真的是你們去挖的嗎?

當我早起出門
作一些被動的事
而世界正象徵性的窄小正熟睡

筍 還有排骨湯高於所有筍的價值
無感排列
宵夜我餓了青草茶留下還是離開

閉上眼睛我看見星星
看見遙遠的長安看見筍
白色
的弱水三千
的好大好大的夢
(葫蘆砸出的坑像登陸月球 卻到不了背面)

冷漠的時間我只看見筍
纖維 可以理所當然的餓了再餓
桌面是涇州涇州野如赭是分數裡隱藏的鮮紅記憶
疏離我吧,沒有關係

反正這個筍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