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公里是遠離市區模糊的朦朧的風
在很明確很明確的紫金夜色之後是曾經追求的帝國
五十公里沒有遮蔽也好 就讓稜角乾乾淨淨的刺上
再卸下 省道國道的一切假說
一切只是感覺 從我身邊呼嘯而過的
六十公里 因為不得不的遙遠
七十公里我終究沒有轉我不擅長的左轉 向少冰微糖的方向
有報備的只是 終究還是被蒙在鼓裡了

--
今天下午騎著豪邁如意就跑到學校去了
拿Yankee 好歡樂啊
第一次騎這麼遠 騎這麼快
反正油門順 車子穩 只要不用停車我都OK
對 省道是很好飆的
很危險 很恐怖 騎四十會被按喇叭的
所以 不小心就飆到了七十
...非常舒服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