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由袁廣鳴「失格」系列藝術作品的命題中可以窺見此作
與著名文學作品「人間失格」的明顯連結,人間失格是日本無賴
派文學大師太宰治的代表作。書名中「人間」的意義與中文不同
,沒有「世間」、「社會」的意思,而與「人」同義,直譯為「
失去人格的人」。故事主人翁以一種毫無理性的頹廢享樂方式生
活著,在破碎生活方式和難解人際關係的夾縫間卻又不斷以理性
自責,在近乎毀滅自虐的文字中深入發掘人性的陰暗面。主角放
縱、疏離、矛盾的個性更是現代人的縮影。

  失格系列作品中表現出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井然有序卻空無一
人的城市,以「分割」和「拼湊」為主體的創作手法更直指城市
冷漠疏離的核心,就算把「人」的元素抽離亦無法影響其混亂。
彷若幻境的城市空間在櫛比鱗次的建物中表現紛雜的現代意象,
意外地,將本該是變異因素的「人」抽離後並沒有達成秩序的再
整合,反而增加它的迷幻和不確定性。對照書中主角在社會、人
性中找不到自我進而對人類、社會感到疏離,「失格」系列創作
中「刪除」、「再現」、「痕跡」的表現手法濃縮了時間的意義
,同時又以無限次重複試誤後跡近虛假的完美形貌來和「人間失
格」書藉由取悅別人避免遭到排斥卻無法取得內心和外在世界平
衡的主角作一連結。看似繁華的街景實是由千百張精挑細選的無
人破片拼湊而成,美麗圖片下嘗試掩蓋的是強大不可改變的世人
,與其將自己融入街景,寧可讓難以了解的人的活動由空間裡流
出,以旁觀者的角度欣賞或漠不關心的經過社會的縮影。此時人
的定位被提前到城市的前景,縮小虛擬的城市又融入現實世界成
為隨時會被忽略的物品,用長時間的流動來製造一永恆、美麗的
靜態印象。是故,此作品並未像袁曾經在「難眠的理由」、「飛
」中使用的互動性,一方面由於互動性難以精準拿捏,二方面由
於此作品散發的推拒氛圍,讓藝術家和作為觀賞者的我們開始省
視互動的本質。

  在一般人的認知中,「空間」是因應人的需要而生,袁作品
中已開發的繁榮街道卻靜止在無人活動的瞬間,牴觸了人和空間
相生的必然性,甚至在作為一平面藝術品展出時也因缺乏互動元
素而讓觀眾有種不確定性甚至對平常熟悉的街道產生疏離,或許
我們可以將之解讀為抽離己身後,對城市本已存在的疏離剎那間
有「旁觀者清」的頓悟,但由「城市失格」之題探討,沒有人際
感情聯繫或者充斥著不信任和迎合的城市必然見不到以「人」為
符號來象徵的人,徒留空間的軀殼,而變成「不具備城市資格的
城市」了。

http://techart.tnua.edu.tw/~gmyuan/
http://goya.bluecircus.net/archives/004410.html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