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販、戀人和斜歪嘴角的笑臉貼紙
搖晃啤酒綠色的頭
發泡 一個名叫沒有的海灘
左右推擠追撞人人人人人潮洶湧
卻裝不滿
九人座的孤單

我們啃噬暗星暗煙火無聊吃食大街
而世界是澄澈巨大的謊言嗎
打勾勾以後
仍然只學得會退縮
(等波峰開始崩潰我獨自在浪底轉身)

跟我走吧
打包你兜售的過去
停止那些想像似螺紋糾結的
貝,美麗粗大的玻璃纖維
一種假設指出
青春之後
長型浪板難以養成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