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使你開心容易嗎
如果我
只有
濕著手拈回乾的廁所讀物
爬上壞了燈泡的
樓梯。
(連寂寞尾隨的速度也很衰弱)
這樣程度的獨立而已

今晚按摩一張天真泡沫要細緻才好
通不到海反正
排水孔和我的視線
驅趕掉生活油垢四下流竄
明天又來
無怪違章建築啊!
冒著痘城市蒙頭大睡

怎麼對待你
一組精確無比的雜訊
在如此年代裡是人人都有的神諭
不如推落耳側那棺蓋
沒了力氣剩下不出聲的記憶憑我主宰
這樣程度的軟弱已經,太多了
你一定不相信

如何保鮮 你一無所知的笑顏
早晨我到奶油蛋糕上班
茄子青椒紅蘿蔔漸漸變甜,在裡面?
我始終在你身邊鞏固薄荷色的堡壘
這樣程度的堅決而已


我們每天交換假說像個哲人
飛在天空的白鴿卻已是遙遠的事情了
只存在旅途的夢幻事情

(可誰又是誰的旅途呢?笑吧,異鄉人)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