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納斯之海誕?
對,就是你想的那幅很有名的畫
--

該怎麼說呢
月光和艷陽在我的海中反覆深深深的揉碎
也洗不出一網有星的詞章
多少潮水 多少謳歌在多少岸上

奔騰奔騰 我們爭先恐後
喧嘩湧來分不清最初和最後的浪,看見
柔軟的蟲跳向白緞彼端
珊瑚樹舞會的名字是光芒

斷句。

退潮 不敢觸碰一丁點兒的趾甲
(當下那只貝殼被愛與美加冕)
在妳面前珍珠都破了
而我的讚嘆之貧乏

作一個吟遊臨摹那天整個海洋的意象
撿拾妳的頭髮捕撈大鍵琴當奏鳴曲一同響起
自從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