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脣膏抹過兩瓣小說
時間 也跟著烘的膨鬆
用圍巾擁緊
留戀哪,亦不多增刪一些
為誰?

不愛我 因這個太矮小了世界
某些人死去 行道樹冷得逃走
(咳著血一點也不重要的)
資本主義裡白瓷杯盯著咖啡綻開的溫柔
迷濛外全是赤紅的戰火

所以,你會去當個英雄吧?
這種不合時宜的自由
--六零年代,黃的、紫的,又約翰藍儂
花開滿在濕冷霧氣的窗口

摘一朵信仰回來插?
而新聞又想重覆確定溫度的什麼
轉折迴旋都降下了 白血球沉澱在藍天下了

......
都需要外套和愛
寒冷的時候 我試著一個人成長看看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