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幸參加電影《霓虹心》在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中的座談會,用不同於影評的角度,來
看城市面貌、人與地景的相互流動交織出的情感雜沓。

  導演笑說,自己會拍出這部片,全是為了對女主角Pernilla August的「Love at first sight」
。因自己台灣、瑞典混血的血統,再加上一句「要拍她,何不到台灣?」,共同造就了這部電影的
誕生。

  問起導演的血統對這部片子是否有造成文化上的影響,導演說,其實自己也說不上來這是部國
片或是瑞典的電影,雖然自己能夠描述出拍攝的故事所為何來,卻沒辦法詳細敘說。導演又說,許
多國片導演也許基於對自己生活都市的熱愛,喜歡把台北拍得很美,或許有些髒亂卻充滿人情味等
等。導演則認為要順其自然,除了選用溫暖色調的底片以外,幾乎沒有使用後製;導演說,在與外
籍攝影師溝通的時候,攝影師會因為沒有拍龍山寺等充滿「outsider」眼光的景物而感到可惜,但
自己卻覺得只需自然的呈現生活風貌,不需要過分強調綠草和藍天來美化心目中的這個城市。

  影中,對台北許多景點皆有著墨,從萬華的小旅館、南門市場到一零一地景等。至於為什麼會
選擇片中出現的這些景點,導演表示自己喜歡在台北的各處散步來找尋靈感取景,因為自己對台北
不太熟,甚至還要請助理幫忙取材,並不是經過特意的挑選和安排。這時,城鄉所的畢恆達教授問
說,為什麼一對瑞典母子會經過了繁榮的台北街道,卻選擇了偏僻的小旅館投宿。導演幽默的說,
這就是電影!再補充說,其實在國外的背包客網站上,反而有許多國人相對不會去接觸的旅遊資訊
,解釋了為什麼一對來自異鄉的母子會住進萬華的旅館,也不無一番道理。

    片中許多「很台灣」的景象,其實都不是特意營造的。導演說,演員進棚拍攝與實景拍攝
的感情和說話方式必定不一樣,擠滿人的早餐店、巷子裡呼嘯而過的摩托車,都會挑動演員細微的
表演神經。

  母子在南機場夜市的段落,筆者認為非常美麗。緩慢的歌聲配合擁擠的台北夜市街景,卻有兩
人重複再重複的背影點出疏離。而談到片中出現的即興,導演選擇了兩位男主角靜靜坐在路旁的片
段與我們分享,其實是劇組吃完便當後尚未上工,看見兩位小演員在旁聊天,攝影機一架就這麼拍
了起來。而導演又說,人的感情與台北紛亂、充滿縫隙的建築地景相若,在這城市中迷惘著、又用
盡氣力的去寂寞和美好。

  提到片中纖細又複雜的情感元素,當然有許多遺珠之憾。導演說,這部電影本來不應該如此結
尾,應該再在母子、母親與情人、男人與男孩之間更多著墨,可惜因為拍片期間黃河因氣胸突然住
院,使得曾志偉的檔期無法配合,才會讓本片變為開放式的結局。在選角時,導演並沒有先預設角
色的形象,而是導演親自面試後摸索演員的性格來決定角色。至於為什麼選到曾志偉擔綱張先生的
角色,導演說本來屬意秦漢,但曾志偉和Pernilla同樣都有一種溫暖,才會選擇曾志偉來擔綱。

  談到飛碟屋在拍片完成後即告拆除,導演自己也很惋惜自己十六歲時沒有一個屬於青春和愛情
的秘密基地,有風、有房,背對坡脊就是海,自己無緣得到的純粹的冷靜美,在片中由兩位少年來
完成。而霓虹心,或者導演堅持,Miss Kicki。就是這樣一部滿佈台北斑駁翻飛的美好的電影。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