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赴位在淡水山區的劉鎮洲老師工作室,
地方很遠,計程車司機很笨。一路走錯、急煞、倒車
我和潔西就這樣花了兩百九十元被困在山上。

老師的房子沒有冷氣,有的只是一座座橘金色的粗胚等待著被燒製,
潔西主訪,尚在暈車的我靜靜坐在一旁記錄,
我倆把玩著桌旁草葉似的綠色細陶枝,訪談就在灑滿陽光的玻璃窗邊展開。

老師很細心,講了很多關於陶瓷的成型與作品創作時必要的一系列規畫,
關於內部、結構、細節等一系列從未想到過的規畫,
也解說了許多不同媒材之間運用的方法與差異,供我們整理給複賽教學使用。
(至於內容嘛,就留給進入複賽的同伴們見真章啦) 

三樓的鐵皮屋頂兼挑高樓中樓不熱,
堆滿了細心封閉好的木箱,為了講解,老師拿出電動起子拆開一箱給我們看,
厚厚的一公分發泡紙攤開,拿出來就是方才在樓下書面看見的作品。

從老師的陽台看出去就是很清楚的大屯山,輕鋼架的陽台上感到有點搖墜
我一轉頭是一個小巧的虎頭蜂窩,
老師煩惱著想自己找個網子來摘掉它,訪談在蜂窩的笑談中結束,
我們大家都拿了麥克筆,應老師的要求在白牆上簽下名。

最後老師還送我們到山下,
我和潔西攔了台計程車到淡水捷運站,
聽司機叨念著大都會叫車的不熟路,
他還說,我們的錯路再上去五百公尺就是每年三四月台北最美的吉野櫻云云。
我們倆到了捷運站,吃完阿給以後開心地互道分手。
好悠閒喔。這麼棒的工作,哪裡找啊。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