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我,過幾天要回台北。
某一次就會忽然查覺到自己如是說。


說著回去回去,心裡頭莫名其妙的有了第二個家。

時間真的改變了很多東西呢,
關於這些日子以來。

特別提的是,其實有些事情是一直在意的,
雖然我似乎持然地無能為力之,但我仍無謂的堅持、以及暗裡懟恨。

也許是我老愛選擇特別難走的路吧。
老是愛,帶給自己和別人痛苦。

打開落地窗,風嘩嘩的進來,
嘉義的氣溫比之高溫的台北盆地涼爽許多,思緒也就那麼跟著靜著、不做甚麼。
我不曉得你是否曾為此事掛念嗎?
像我,其實一點都不想再想起始末,快樂的、悲傷的。
卻總是恆常地被跟隨著;
記憶的幻影、
青春的幻影。

老實說我就快要什麼都忘記了,
從過往一路遺忘到現在,像是在抹滅犯案軌跡似的暴烈執著;
對於未來的感知記錄也遲鈍得令人吃驚,
已經不能為誰做些什麼,只感官地做些直覺的事。

與其說我恨不如說我怕。
與其說我怕不如說我在偽裝。

與其說我偽裝不如認清,這樣的偽裝其實是恆常了。
縱使決不真實。

我不曉得。我怕。

(連述說,都該恐慌……)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