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場大雨就讓它下來。
我相信,只是時間的問題。


日子是越來越混濁了,很難去騰旋。
想著接下來是不是要一個人住,安靜的接受空曠和寂寞的美感。

也想跑到山裡面,好好兒修行,
身著連身的白色麻衣,一天就坐在走廊、看著隨風沙沙晃動的方竹、
用石缽取水,桃瓣陡然一落。

這些日子以來,我已經換去了那大笑大叫的性子了
卻也再不是隨處一停就能夠靜很久,
我該說,是浮躁吧。

自那之後,便一直等待著──
而當等待成為習慣,相信人的情感也隨之如此殘失。
不好不好。

五月結束。
新的夏天會來。

而我現在似乎已是隨時可以離開了。
已經重新可以勇敢的飛去不知道的地方。

但等著,為了你維持的日常我用我僅剩下的全副心力等著。
似乎會了。學會了等候。


但你好像想看我會說些什麼吧?嘻嘻。
來啊,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neelin 的頭像
sneelin

左於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