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Σ:


  看出來,這是我給你寫的第二封信嗎?夜了,只剩下犬啼,騎車過
家門口便利商店,驚訝於這個城市的格外黑、也格外安靜,我看著窗外
靜靜流過的河,不知道該怎麼開頭、與結束。

  整個下午電話鈴響個不停,盡是為著這幾天連假來的邀約。陀螺似
的在過去和現下的人際關係中打轉,甚至忙得沒時間好好靜下心寫幾吋
書。

  而亦有那存與其中。

  我欲乘風飛去,唯恐瓊樓玉宇;一回生二回熟你知道的,三四次以
後恐怕真的沒有感覺了吧,那些痛楚歷歷漸漸有如麻痺般啊。倒不如來
無謂的猜測你是否有念及我,是否在切分中能夠互達謹小的關懷,作為
依恃、憑望與放逐。

  我有那麼一點點想離開。
  如果這是我們所能及的最遠的話。

  不過就如我說,我不明白起承轉合。

  祝好,並奉上與平日一樣的問候。(--忍耐著不催詢你。)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