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δ:



  或許以前你不知道,但這一剎那你也看到了,我就連用直白的代號來表示都如
此困難。即便是往日,我仍不願用那些名字喚你,而最近自己耳邊卻時時響起你用
以喚我的字句幻聽。

  今天不知怎地,忽然變得懼光起來,在明亮乾淨的宿舍裡依然低沉下去、一扭
轉放低了耳畔爵士樂的音量仍是不喜,枉負了這初春的夜溫。天氣漸熱也漸舒適了
,你還是像以前一樣自得嗎?或者是不是也跟我一樣,因為彼此的寥無而噤聲。

  有時我會懷念曾共有過的秘密舞臺,彷彿全世界都是我們的懸絲傀儡、自己的
木偶在其中,並且全不在乎正毀滅的城市以及越來越巨大的謊言。很可惜,現在想
想是甚麼事情都不曾和你共的──除了最紮實的青春以外。所以至今我不願去回想
、不願笑、亦不願悲泣,不願為此做任何檢討與說明。

  練習寫信。
  由於尋覓是苦痛的故祝現在的你暫時安好。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