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緩步走過標準軌
  如芒蕊輕拂
  特別有名的那段鐵路

  卻無暇顧及今日林場營運或竣工
  因你格外肥壯擁擠的
  晨起倉皇

  在側臉當下取譬
  從左邊的海擦拭到右邊的海
  就像未曾對焦的
  昨天天空,有鴉雁搶過
  有無事的人在煽動著
  過熱的寂寞

  我們成為在雜亂座位間失去名字的人
  成為不斷舊去的書冊和
  翻落的乾燥花
  那香氣使我蘇醒
  使我試圖抵抗脫逃術帶來的光明與眩暈



  08年12月不斷修改至09年1月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