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可以長長的打一篇,但事實上卻並沒有什麼好說的。


    照常看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電影、去了一些不知所云的展覽,那些真正吸引我的,卻
  沒有參加。包括閱讀艱澀的書以及增加自己內在優越感的進修課程都沒有,只是很平平
  淡淡的做著應該做的事,上課下課,以及無止盡的需要休閒。這學期學分不特別多,甚
  至可以說是較少,「大三」這個頭銜卻彷彿壓制得我喘不過氣。我從來不是那種特別上
  進的人,內化的責任卻讓我在在感到憂鬱難以掙脫,那是恐龍化石一般,無用卻珍貴的
  存在哪。

    前幾天停等紅燈,看著綠燈從遠方一盞一盞的亮起來,又想起以往書寫裡多所鍾愛
  的城市氛圍。「妳還好嗎,今天我聽著隔牆浴室嘩啦啦卻似沒有人洗的水聲,閃身進入
  我的浴間,而所有的粗鹽,都流進了,黑暗的甬道。」而今卻是像得了城市憂鬱症了,
  對其感到疏離和遙遠,那些大玻璃窗、附熱蛋糕的晚餐、雨刷掃去的水──不是不愛,
  而是早已不碰感到陌生。在台北,我們要到達寂寥的野外太容易了,卻難以真正的被低
  劣的風景滿足。

    親愛的,我們沒有,沒有感覺。

    也許有恰好的付出去也不太心疼的旅費、也許剛好有一點點時間來回夢境再反身現
  實的黑暗,但我們寧可作簡單的、慢悠的休息。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如果不能給我徹底的平靜,請給我一些新的刺激,我這樣想。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