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貸居海岸
  非默非言的下午呵
  你的姓氏在風裡
  簌簌搖動
  而窗景是不是就此模糊了呢
  在打破許多過往的膠球
  以後

  等待遺憾的隊伍更長了
  我們最鍾愛的石頭先後婚嫁在風流的島砥
  旁觀的小獸睡而後醒
  跳擋著時間的撩撥

  有潮浪來
  來在將夜的顏色中遊

  20081026 於木焱詩集發表會後捷運上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