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給你一個擁抱好了,下次見面的時候。」


  Something I can never have, and something I forever have.
  錯誤引用了說話,希望別介意。

  不喜歡冬天呀,每到了這時候總會覺得不必要的寒冷。
  縱使我的本質是寒冷的,卻老是放出好多好多好多的溫暖空氣,好讓自己的深處變得更冷。

  而我們是什麼時候/怎麼學會依賴的?

  我也忘了。

  最近沒有新的多麼深刻的經歷呢。
  可能是因為自己不敢吧,不敢再去向另外的誰坦承。
  但是去依賴去相信去墜入反而是很簡單的,我很容易相信別人哪,也很容易去指涉。

  而我的指涉,多半都對。
  而我描述我的指涉,她們多半不信。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吧,指涉方與被指涉方。我們。

  但是又難以抵抗。
  我嘛,在相信人這一點上要嗎是一百要嗎是零,該改。
  不過還好,真的,還好。


  「關心那些關心你的人就好了。」

  我甚至不能。誇張吧。
  當我假裝關心的時候能夠槍槍到位,但我真正的東西,人不要。

  有些人,自以為關心我。
  然後他們跟我索討相對應的。
  但其實,並不呢。

  我徹頭徹尾是從一塊冰原生出的。我沒有真花可以給你。
  塑膠花好嗎?不枯又多美呢。




  當我露出破綻的時候拜託來揭我面具,我會很滿意。(當然如果你認真的話)

  M個性。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