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 also means the nature.
  而聽音樂的時候一定得要席地坐在一整片的草上,仰頭天空開展,劃成一百二十度角
的優雅寬廣的弧。

  極早以前就開始聽馬修連恩,太久了以致剩下來都是淡薄的記憶,只記得,這場饗宴
應該是暢美、應該參加。

  買了晚餐,獨自行走在大安森林公園,直上露天音樂台,揀了塊無人草皮坐下。一路
上是應當是要很寂寞又很黑的,卻不由得被四周交纏的情感流轉所牽引,怎麼也憂鬱不起
來。
  然後便想到王文華《61*57 》裡面的一段:

  「你要分手也得當面講,我們已經走過敦化南路了!」
  「敦化南路跟這有什麼關係?」
  more

  令我們多麼無法深究的道路呵。

  岔題了。

  自己一個人聽音樂其實才對,畢竟體會音場是一種需要高度感知能力的活動,看著遊人
一對對或靠或偎,很幸福,但是他們全心體會的並不是音樂本身。音樂,尤其如馬修連恩貼
近自然,是必需傾全力去吸觸的,不可能戴著耳機、不可能作為商店裡疏離的陪襯,甚至不
能放在live house。

  不能放在live house裡呢。

  直至今天才真正的體會到live house裡的表演是一種未完成。當我們創作,我們或許需要大
量的菸霧與酒藥,在密室裡以毒攻毒的煉出魅妖精怪,牠卻需要天地日月來烘托,才終於在每
個人的心中羽化成仙;四方盒子是行不通的,永遠永遠,行不通的。

  所有的聲響都該放出來地上。

  放出地上如涿鹿之戰予黃帝、湧泉予禹、巨大的石磨予伏羲女媧--縱使我們已再也無從
得知,那世間獨一的伴侶當初是否寬慰、無奈或者循著原始的脈動而噗通顫跳。終究是,回不
去以前了。

  因著真理我們要痛苦地給。

  留著長髮的馬修像嬉皮,更像耶穌,無法弄懂他所給予的究竟是感動平和抑或是藝術家一
般必定有的斧鑿痕跡,他一口淘氣的中文使我們不及細想這些問題,更是將他和台灣這塊土地
無限的拉近了。但這塊土地上的我們又作為誰呢?幸與不幸,我們生於斯長於斯,先祖的蠻荒
的和我們之間蒙上一層薄膜,嘗試著揭破嗎?甚至,自覺嗎?

  在後方看著工作人員攀爬上了燈架似乎還是在一直忙著什麼的,換了投射燈甚至把黑色的
方包扔了上去,我閉上眼,任寶光流轉。

  晚上好,世界。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