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樓上下來,因為寫的什麼都不對
信呀詩呀散文的,通通是壞書只好嘩啦啦一撕扔了。
微微震盪。


昨天從極度歡樂搞笑的拍片現場返回後,
思考著自己是否真是戲子這樣難解的問題。

也許是,如果最好的朋友是導演,那需我幫忙時我就盡力做一個敬業的演員;
也許不是,當大量大量的體見情緒,我只是漸漸學習著釋放出來它們。

越來越來越嫻熟麼。我對人對事的表演。

一轉身可以幾乎掉下眼淚、一轉身又能哈哈哈的大笑,
喊了「卡」表情就收得乾乾淨淨了,
但如果我真演得好那是因我無時無刻不在重複這種情緒啊。

但是我還是能笑鬧得非常開心。
甚至我自己也不明白哪一種姿態是演的。


我只知道,我又開始壞書了。
冷靜的平和氣氛被打破,無論是狂悲狂喜我都懼怕。

但我不否認某些分鐘裡我過得實在好。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