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遠是起身離去的姿勢。
我永遠伸手向你。
         --陳克華 〈今生〉

同樣是一個煩悶欲死的天氣,沒有活動,也就沒有任何轉圜的辦法。

下午攜了電腦赴咖啡廳,本想寫幾段稿子卻怎麼也不能,索性處理雜事起來。
勉強看了幾封信,盡是先前留下或不及處理的事務,胡亂的批覆也只是簡單的「可」,
讀著詩,其實更愛讀詩集的序,
苦惱著怎麼將之吸取其為我貧瘠土壤的養分,
最終卻還是作罷,
被無邊無際的低沉所掩埋。

找誰都不對,有種自我懷疑的耽溺感,
於是正大光明的給寫了信,
回音一等就要很久吧?
其實呢我也不在乎,甚或我根本懷疑我寄信的對象能給治癒。

徹底的再見一面就能知道彼人已非你所心心念念,
也許我確信這一點。
如果任意揣測是你不要我忘記的手段那也太矯情且浮濫近於噁心了。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情緒變得很差的週期越來越短,
好想趕快回到那個地方……那裡沒有回憶、沒有快樂、沒有痛苦,
什麼都沒有。

那就好了。
大概就會好了吧。

也許我學會了不傷害別人,但是代價是不停不停的傷害自己。
而我並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窗外一地的鴿子。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