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那迷濛嘈雜而去遊樂吧,趁還有意識遊樂吧;
  不然我們就要忘記了,那人盡有之的青春就要忘記了,
  怎麼揮霍,就要忘記了……


  今天難得地一層一層逛了百貨公司,手扶梯上到最高樓的時候我心
裡輕輕嘆了一聲:「啊,是遊樂場呢。」縱使身邊人逗弄的詢問像那一
拋一拋的魚餌,竟再也沒有一點點踏進去的欲望了,就連容易開心容易
投入的那個自己都不再上鉤。

  我有點感傷,所以我還是點了頭。

  剛踏進遊樂場的時候我ㄧ度在想,是不是,年華已經從十元兩枚走
到十元四枚,快樂由珍貴隨時間終於貶值。

  後來發現我錯了。

  還記得我們總是拿一百元換出一袋用小小夾鏈袋裝著的代幣,先去
騎摩托車,然後比賽投籃。有時候玩玩格鬥天王,九七或九八九九那幾
代,享受著搖桿轉不動絕招放不出來的自虐快感。中間或許有很愚笨的
時光,期待著那透明八角型的機器能乒乓的掉一些錢幣下來卻總不可得
,最後,再把零星沒有辦法做些什麼的代幣拿到射鏢小子的機台前面碰
碰運氣,如果運氣好中了一些什麼獎,再開心的分掉它們去騎摩托車。

  也許我們的年代是格鬥天王的年代、雷電和越南大戰的年代、射鏢
小子、叮噹貓鉛筆和桌上曲棍球的年代,但是淘金列車和大富翁也會一
直存在、公路摩托車也會一直存在。

  它們一直存在。

  離開的是我們自己。

  七年級後段班電子遊藝場的最後記憶該是停留在節奏DJ、太鼓達
人之流吧?當我們手指敲打著豬頭皮的外好汝甘知、緊握短而輕的太鼓
達人木棒奮力吹氣球之時,那就是我們離開電子遊樂場之前,留下來最
清楚的東西了。

  然後,我們也不是不進去,只是一直沒有時間。
  然後哪一天發現自己再也進不去了。

  我們被隔絕在一道稱為青春的牆外。

  我們以為它將傾圮,其實不然,它迎接了新的青春。

  電子遊藝場以一種永恆的姿態存在著,它代表了所有人未曾察覺的
青春的依賴、頹廢、放縱和……

  成長。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