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且擱著吧,遊記文?
  它是那麼歡快而我就是還提不起筆,那麼也許就不勉強。

  在心緒或行旅上總不愛勉強人、也不愛被催逼,溫溫吞吞自然派的,是否
如此不定性就是我永恆的自由?

  也許。



  從京都回來已經兩天,仍然固執地不在自己的個人看板發文,無謂的堅持
著什麼呢?司馬昭之心。

  不過我尚不願離棄這京都夢亦是一因,當日子紛快而我卻仍留在近鐵特急
電車下雨的冰冷窗台上有如一裹被遺忘的行李。當氣味不一樣、溼度不一樣、
幅員廣大得可以有名水和名柄,相比之下台北真是個太小如礫石的城市了。

  最清楚還是記得鴨川,每個城市都該有條能夠吹風的河來迎那夏日將屆未
屆時。

  聽我說話以及共我飲酒。

  當時在河床上應該等久一點的,等著草和苔泥的來去、記憶那些。



  下午一時無聊就去染了紅色的頭髮,不過捲度已經剪掉沒有了。說不捨得
是有點呢,畢竟日子以來長久伴我……

  可親可愛。


  晚上的禮堂裡歡樂嘈雜,我更多的時間卻是在想著自己的事情,總過度聯
想呀我我……
  然後假裝是笑出眼淚。

  有那麼一瞬間真的快要好好的哭一場:線劃在地上、腳踮在線上、整個人
懸絲在憂傷的霧色深潭上。

  不過對於我也已經奢侈了。接下來其他的我不想多說。


  另外提一點是其實我仍可以輕易察覺自己有沒有異的……
  這堵牆其實界線模糊。

  其實很開心。

  雖然又是向著絕望毀滅的方向走,但是一路上風景正好就好。
  畢竟因為像我這種,他們不曾想過。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