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情非我本意,我卻仍如此。


  過得很差,卻又算是不錯。
  畢竟如果缺少這些我也許早就墜落。

  之所以微小黑暗能被輕鬆的吞噬,是背後巨大黑暗在襯托……



  不,其實是黑暗中那一點微光……
  那微光熄滅的時候,別讓我知道。


  舊的光新的光。


  **

  也不過爾爾,如此女子。
  輕飄飄。

  假面具快要脫不下來了。  你懂嗎,那是假面具哪?


  我一個人或兩個人地時候真心不愛說話的。
  卸去了面具我只剩疲憊安靜哪。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