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東豊雄建築事務所
延伸閱讀


以上介紹得滿清楚了,我就只單純說說我的感想。

去年聽了安藤忠雄的演講,
今年又因為社科遷院的緣故,接觸到伊東豊(ㄌ一ˇ)雄這位建築師。

雖然人與自然地景的關係一直以來是密不可分的,
但表現手法仍會具有相當大的差異。
相較於安藤先生的建築正方穩定,
我認為伊東先生的作品相對流動變化多了,
不規則的弧形、開口、螺旋不停的在伊東先生的作品裡出現。

本次展覽所提到的三個案子
台大社科院、台中大都會歌劇院、高雄世運體育場
以台大社科院的建築最為方正。

不知道是否受到「學校」概念的影響,
伊東作品中的流暢曲面幾乎不在本案中出現,
唯一令我激賞的,
卻也是在這次遷院佔用永久綠地爭論中最為人詬病的法社圖書館建築。

在圖書館的外觀上,伊東使用了他所慣用的分割概念,
將整個綠地延伸成為圖書館的本體,
開闊、沒有牆面的設計令整個空間成為半開放式
營造出閱讀森林的感覺,
要給個形容詞的話,沁涼吧我想

這個時候,吵翻天的是否佔用永久綠地好像沒那麼重要了,噗哈哈。


相反的,
大都會歌劇院則是彎曲得令人驚愕,
幾乎沒有直線的建物裡面卻分隔出一個個完美的空間。
不知道是不是用「橢圓」的完美反射做發想,
卵型的空間令人聯想到的不只是音波,更是《莊子》中的竅吧?

**

節錄

子綦曰︰“偃,不亦善乎,而問之也?今者吾喪我,汝知之乎?
女聞人籟,而未聞地籟;汝聞地籟,而未聞天籟夫!”
  子游曰︰“敢問其方。”
  子綦曰︰“夫大塊噫氣,其名為風,是唯無作,作則萬竅怒
呺。而獨不聞之翏翏乎?山陵之畏佳,大木百圍之竅穴,似鼻,
似口,似耳,似枅,似圈,似臼,似窪者,似污者;激者,謞者
,叱者,吸者,叫者,譹者宎者,咬者。前者唱于而隨者唱喁。
泠風則小和,飄風則大和,厲風濟則眾竅為虛。而獨不見之調調
之刁刁乎?”
  子游曰︰“地簌則眾竅是已,人簌則比竹是已,敢問天籟。”
  子綦曰︰“夫吹萬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怒者其
誰邪!”



子綦回答說︰“偃,你這個問題不是問得很好嗎?今天我忘掉了自
己,你知道嗎?你听見過‘人籟’卻沒有听見過‘地籟’,你即使
听見過‘地籟’卻沒有听見過‘天籟’啊!”
  子游問︰“我冒昧地請教它們的真實含意。”
  子綦說︰“大地吐出的氣,名字叫風。風不發作則已,一旦發
作整個大地上數不清的竅孔都怒吼起來。你獨獨沒有听過那呼呼的
風聲嗎?山陵上陡峭崢嶸的各種去處,百圍大樹上無數的竅孔,有
的像鼻子,有的像嘴巴,有的像耳朵,有的像圓柱上插入橫木的方
孔,有的像圈圍的柵欄,有的像舂米的臼窩,有的像深池,有的像
淺池。它們發出的聲音,像湍急的流水聲,像迅疾的箭鏃聲,像大
聲的呵叱聲,像細細的呼吸聲,像放聲叫喊,像嚎啕大哭,像在山
谷里深沉回蕩,像鳥兒鳴叫嘰喳,真好像前面在嗚嗚唱導,後面在
呼呼隨和。清風徐徐就有小小的和聲,長風呼呼便有大的反響,迅
猛的暴風突然停歇,萬般竅穴也就寂然無聲。你難道不曾看見風兒
過處萬物隨風搖曳晃動的樣子嗎?”
  子游說︰“地籟是從萬種竅穴里發出的風聲,人籟是從比並的
各種不同的竹管里發出的聲音。我再冒昧地向你請教什麼是天籟。

  子綦說︰“天籟雖然有萬般不同,但使它們發生和停息的都是
出于自身,發動者還有誰呢?”。
**


不過,就我自己來說,還是比較習慣稍微方正的建築,
太過度的流動總令我有些格格不入的彆扭,
表參道大樓就挺愛的。



我自己啦,總覺得對人和空間無所求,
而是重視機能性多了。
因為是活在這裡,所以用這種方式活著,
這種指事。

今天沒什麼時間,只看了一樓,上面沒去。
不過很嗨的是在一個停課午後默默遇見穿著休閒沒有目的的伊東桑本人吧
酷斃了。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