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菸抽、沒有酒喝
選舉終於結束,一切和平。

我不知道我在大家的眼中是否極端,我想是的
因為連自己也曾經這麼認為。



不過其實我是中庸過了頭;

屬於沒有立場的那一種人。沒有思想沒有爭辯也沒有話要說
是否會流於鄉愿呢?
卻又不是。我極力極力的在爭取平衡,
讓事物持中的平衡。
加上對立場鮮明者的不以為然。

選舉,只是一場嘉年華會,如果某方面感動過我。
我是太懶於去關心了,
太不食人間煙火的值得被責罵, 凡事皆然。
表現出來跟大家一樣啊平板一點塵俗一點做想做的事念該念的書
評論時事和學校政策或者偶爾出去玩。
誰不是如此地過著每天每天千篇一律說有趣或者乏味都不恰當的生活

在追求純粹的美和真理上卻是很偏執地。
太複雜了太難了。



這趟回家,不短卻也不長,
十分高興見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人、做了有意義的事。

卻發現不見了很重要的東西。

我以前一直以為,
沒有什麼東西是我會心心念念牽掛的,

直到失去以後。

冷水煮青蛙對我沒有用,

當青蛙需要水的時候,它會跳到水邊卻不撲通進去
青蛙只會靜靜地等待沁涼的水氣瀰漫
予取予求後知後覺。

春江水暖鴨先知
青蛙卻終究不能活在乾枯的沼澤,
瘋狂的青蛙。



記憶這種東西只要不是過分特殊很容易就可以抹糊了
分不出它原本的脈絡樣貌;
文字這種東西,不練習?

我許久許久沒有寫出,令自己滿意的東西。
也許,從離開國三教室的那一秒鐘就停止了只是我渾然不知。
那一年夏天我知道我折掉了一雙翅膀,
卻沒發現飛行的意圖也悄然失去。

小飛俠彼得潘為什麼能夠飛,便因著他的了無牽掛。

寫作所需要,
當夜闌人靜燈光昏黃,
一杯咖啡一桌紙筆和無所干涉的靜思。

怎麼辦呢?
當所有靜思靜思都只以茫然的答問做結,
天馬行空但是誰築起了那欄柵

潛意識裡的否認程度到我自己都覺得可怕。

以前的我,至少從不否認的。
所以這是雙重否認的意思嗎(笑)



如果天馬不能行空,
至少讓我重新好好地養牠雕琢牠,
牠曾經那麼美、奔跑飛翔,那麼那麼的優雅而快。

一直記得學長對我的那句評價:放得很開但是藏得很好
我大方接受,只是那段時間裡天真。

原來我,也只能是個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咖小。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春
  • 學長
    是我師父吧
  • 是阿 你delay很大

    sneelin 於 2008/03/26 19:40 回覆

  • 小春
  • 我delay
    是因為之前沒電腦
    其實有在計中看
    但是在計中懶得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