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又是場該死的沒有影評可以參考的首映會,長春戲院的門
口,我親眼看見1976的阿凱在看板上簽下名

  人很多放映廳很小,很久,沒有去電影院看電影了

*the seat

  電影是由頭髮凌亂、著裝怪異、情緒緊繃的少女開始的
在過度蒙太奇剪接的鏡頭下,我們不清楚她為何要憤怒,但是
完全可以憤怒的,當我們遇到了世界,我們無時無刻不可以大
聲咆哮

  她的世界碎裂、碎裂;記憶碎裂,迷迷濛濛的,我們用斷
裂的記憶和不願宣之以口的過往來拼湊這些情節

*family

  少女名叫崔西

  跟髮膠明星夢裡面快樂的崔西不同,這個崔西瘦弱而絕望
,社會中所有的污穢、不堪和困擾通通加諸於她青春期的我
們,很容易成為家庭的垃圾

  我總覺得,其實青春期並不是混亂的源頭,而是好不容易
一個家庭累積太多的壓力和歧見終於等到某個孩子長到青春期
,才終於能藉故爆發。好可憐呀,家庭

  崔西的心理醫生和禁足都是家庭對待青春期的方法呢...
  會不會,其實崔西根本沒有錯的,其實瘋狂的是成人世界
卻推卸給少女去承擔只因為她剛剛要長成大人?

  崔西的弟弟,桑尼,先是變成狗然後不見了,最後只剩下
雪地裡的紅色毛球帽他不曾長大當然也不曾進入掙扎的社會
底層動亂,所以他永遠可以是汪汪笑著的

  轉骨,留給長大的人去痛就好

*love

  說是love其實是hate
  因為事實上只有慾望而且真的沒有愛過什麼人

  傷痕累累的崔西只有在幻想中能有所救贖,她和新來的男
孩比利傑羅纏綿悱惻,才氣愛情可以通天徹地如小說一樣,而
現實生活也如小說一樣的--

  過於殘酷

  男孩在雪地裡招招手,崔西只是形式上的抵抗幾下就屈服
了上了男孩的要去哪裡也不知道的車

  輕吻
  長吻
  纏綿
  射精

  然後男孩打開車門把牛仔褲還褪在膝蓋的崔西推下車
  排氣管滴下幾滴融雪

  她卻也不管,扯聲叫著桑尼
  再怎麼顛沛流離反胃噁心都要找回純真

  可惜似乎已經逝去了

*haunting

  流浪中的崔西遇到許多事、許多人,他們沒有要對她好的
意思而她也從未相信

  所以受了傷她也不在乎吧如果可以換取覺悟和拯救的話

  蘭斯和烏鴉,很有趣。第一個聯想到的一定是希區考克的
「鳥」崔西非常不滿蘭斯對烏鴉的碰觸,碰到人味的烏鴉將
不再被同類接受而會被當成異類啄死,然後呢?她生什麼氣?
她也許曉得自己在成長,也曉得長大是必經的一條沾染泥塵的
道路,但是異類吶,妳還沒長大,為什麼,妳就害怕被啄死了
呢?

  每個人都是離群的小烏鴉,我們不敢確定,自己曾經沾上
人味沒有,只好一直的啄、盲目的啄、自我安慰的啄....

  直到別人死去,或者自己死去

*

  所以說,青春吶,其實是一條找尋別人的道路


  最後是一張我很喜歡的劇照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