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小黎的那個笑容意味深長。
   那是用說謊的態度說的真話,而她不坦率的理由,我知道
   正因如此,它拉扯著我也拉扯著她自己,雙雙墜入漩渦。


**

  那次假期之後,又過了似短實長的一段時間,她離開、再回來,又是一長串
的世事多變,但有些東西是不變的。都忙吧?很久沒連絡了,我維持著這樣的一
派輕鬆。

  也許我對小黎的感覺悄悄的改變了,但我刻意的去迴避它。
  就像放心遠方的小黎會過得很好,完全相信而放任著。


  當小黎又扛著跟去年暑假一模一樣的行李袋出現在我面前。

  我們吃著零食看著漫畫,隨意閒聊著;很近的距離,但是我們都沒想太多,
經過了之前這番折騰,能輕鬆就輕鬆是最好不過的了。
  「你跟琳最近怎麼樣啦?」小黎冷不防問出這麼一句。
  「也沒怎樣。」我說。
  「真的喔。」她半信半疑的說著,不過看起來也不太在意似的。「吼,我真
的是很擔心你。」
  
  其實我和琳,大概不可能了吧。是有些事,不過我不會讓小黎來修補它;很
怪吧,縱使我們是這麼無話不談、甚至只能在她面前放鬆,卻沒辦法跟她開口琳
的事。

  不過這個她,是小黎?
  這麼個就賴在我身邊,卻感覺漸行漸遠的小黎。

  「其實我跟琳,告白了。」幾經掙扎,我還是說出這一句。
  然後發現我一直不願對她提起琳的原因好像不再是保護我和琳之間的回憶,
反而更像是不願褻瀆我和小黎之間的共同記憶吧。好像說了出來,我們的連結就
會從此崩斷似的;卻又好像是,就算會傷害她什麼我還是不得不說的一種告解。
  「但是,這已經是一段時間之前的事了。」我繼續說著,她在旁邊聽。

  在任何人的面前,我從不解釋這麼多。我知道,小黎只會聽一聽笑笑,或拍
拍我的肩膀要我加油,她是真的為我好。


  但是這種「為我好」,是不是愛?
  我無從得知。
  我寧願小黎倔強的輕輕吐出不要走,寧願她一直一直依賴著我,寧願她不顧
一切的把未來拋諸腦後....


  而不是為我好。


  這時候,我才猛然省悟到,一直以為主導權在小黎手上的我,錯了。
  但我的手上,此時空空如也。

  只剩下散逸中的,小黎手溫的微弱記憶。冰涼。


  「你要不要看,聖地牙哥的海?」她說。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看她從那個行李袋的最底層翻出一張照片,那
張照片的主人,是個擁有湛藍眼睛的男人。

  我愕然呆在當場,在我們沒有聯絡的這段日子,我是變了,卻沒有料到她的
改變。我還以為,我們的記憶宛然,會單純而忠誠、就像那年夏夜的咖哩一樣鮮
甜美好。

  直到小黎的聲音再一次把我拉回現實。


  「你相信嗎,其實我不愛他。」



sne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